011-58367640

华扬联众第八届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专场:出发吧,原创!2020-10-11 15:45

10月19日下午,华扬联众第八届金投赏国际创新节专场《抵达吧,原创!》在上海如期举行,重量级嘉宾知名主持人、编剧华较少和内地新生代男演员蒋劲夫应邀与华扬联众COO孙学一起,谈及国内原创内容的发展之路。 以下是专场国史精选辑: 华少:原创内容的春天不会在2016年来临 孙学:今天有点小兴奋,因为场上的有70后、80后、90后,我们三代人来一起讲中国原创。 华少:有点占到我低廉的意思。 孙学:在原创的问题上大家有可能有有所不同的视角和看法。我们再行看一段小视频。喜马拉雅天梯是我们前两年近期投资的一个纪录片电影,10月16日在院线公映。 喜马拉雅天梯宣传片: 孙学: 就像这个片子里面播映的一样,做到原创是要遇上艰难险阻的,但是我们坚决寄居了。过去的一两年华扬联众在原创内容上投放了很多资金、人力,也坚信原创一定会沦为行业里的重中之重,沦为代表中国的声音。 那华少这边也是在做到一档《抵达吧爱情》,这个节目今年第二季度在浙江卫视取得不俗的收视率,它是一档几乎原创的综艺节目。这一类内容现在投放十分极大,但是确实做现象级以我显然大部分还是版权出售再行制作的。所以原创节目究竟未来的前景是怎么样的,大家是怎么看的? 华少: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跟各位报告一些我对于原创综艺节目的观点。我跟蒋劲夫先生都在原创的或电视综艺节目当中有一些参予,我想要大家都会有这样的一些体会。孙总说道得很对,目前在中国电视市场上大量的新节目经常出现,确实称作现象级节目的完全都是国外的版权,但我一直深信中国电视原创的春天在2016年会迅速来临,有几个原因,第一,当然是因为政策十分希望,期望我们做到原创;第二,模式被大量出售和大量内容经常出现以后,我们自己的经验在大大的减少。我们和国外的先进设备道路之间,是意识上的差距,通过慢、牙,极大的市场竞争,我们自己团队的变革,有可能比行业外的朋友想象的要更大;第三,现在出售模式成本显然太高;第四,电视台再行一次特别强调了原创节目对于电视台视觉辨识的重要性,每一家电视台都期望有自己的原创节目代表我们自己的独有气质,深化我们对有所不同收视率群的深度压制。 我自己很幸运地参与了几个模式节目,获得了相当大的体验,极大的冲击,也有一些切肤之痛。我所谓的切肤之痛是当我们作为行业人,在面临国外先进经验的时候,精神不会受到极大压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看见大部分的中国电视人是在极大的反省和希望中在证明自己,我想要这也是到今天我们看见的所有所谓现象级节目都是海外的模型,但早就没海外的电视制作人才,都是由本土的电视制作人才在仅次于程度的已完成和拷贝的原因。 孙学:这些主创团队里面平均年龄是怎么样的? 华少:十分年长,蒋劲夫参与节目的时候也应当看见都是很年长的编剧。 蒋劲夫:对,都是80后左右。 华少:80后在团队当中都归属于较为杨家的了。

华扬联众第八届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专场:出发吧,原创!

蒋劲夫:有吗,90后也有。 华少:都是89、90、91。因为编剧分好多种,电视节目的编剧分门别类很细的,有分成运动员编剧,就是专门管参予运动员的,如果像蒋劲夫这样参与电视节目就是我们称作艺人编剧,主要工作就是跟艺人交流,收集艺人各种各样的小情况,让艺人产生信任,然后艺人不耐烦就告诉他自己的领导,主要是腊一些卧底的工作。像这种工作的人都是十分年长的,因为只有他们有体力有精力、有这个情商,而且他们能灵敏找到电视观众的必须。 蒋劲夫:这么说真的有点,十分年长。 华少:自从你了解我以后,常常不会识穿电视人的把戏。核心创作的团队大约是在85左右,85前后。年纪再行大的基本都做到领导了。 孙学:你是说道我吗? 华少:我实在你在表彰自己。 孙学:劲夫,90后不会看什么样的节目,他们对于这类东西有一些什么意愿? 蒋劲夫:刚才像华少所说,现在有很多节目很火,而且大多数都是一些海外出售过来的版权,但是我也看见过有很多原创的节目开始渐渐的在中国生根幼苗,之前我参予了一个真人秀叫作《我去上学啦》,中国跟韩国团队的交流仍然不存在一些差异,韩国团队实在有些地方很好大笑,但是中国的团队指出一般,有那么有趣吗,也有对立的地方。 华少:是,我尤其表示同意蒋劲夫说道的,韩国人的笑点跟我们不一样,但是有一个特点,韩国同行的笑点跟我们90后很相近,所以你告诉为什么年纪大的都当领导了,但是他们显然可以捉到一些很尤其的东西。 孙学:今天他们两个人的人组叫“我去上学啦”+“抵达吧爱情”。 华少:抵达吧,我们去上学,偷偷地讲个爱情。 孙学:90后就是争议本身 孙学:因为原创在网络层面只不过土壤非常广阔,现在的内容也十分多元化,从电影、电视剧到综艺,以网络原创题材作为主要的基础的只不过也挺多的,也建构了不少的佳绩。但是我感觉媒体对这类东西的评价只不过还是较为有争议,有可能他们不会指出有一些风气不好,又或者跟好莱坞还是有一些差距,你们俩网际网路还是不上啊? 华少:我实在他有点大骂我,他回答我上不网际网路。 孙学:很白的艺人都不网际网路的。 华少:他们只是不告诉他你怎么网际网路而已。

华扬联众第八届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专场:出发吧,原创!

蒋劲夫:我用小号上。 华少:我实在媒体对于网络上的原创作品有一些争议,是因为网络作品不必须在传统媒体上转入一个所谓“审查”的阶段,所以较为多。再行再加显然在之前有一些概念理解上的有所不同,关于播映条件的理解有所不同。或许这样的东西是过于播映条件的,但是又获得了极大的成绩,这个差距相当大,就产生了一些争议。但是我看今天在电视行业内,我的同行们叙述的这种差异早已非常少了。我现在看见的是,大家只不过都在追赶新的原创的东西,只不过很非常简单,漂亮是最重要的,“我讨厌”是最重要的,其余的都没意义。 今天所谓媒体的争议当然是一种很最重要的舆论引领。但是现在90后和年轻人电视观众有一个十分独有的特点,就是他们确确实实享有自己独立国家的判断能力。今天我们做到一个节目或者做到一个文化产品,宣传很最重要,但是宣传经常扔很多钱起将近效果,因为是内容承托着那些讨厌的人去欢迎,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未来我实在这个界线不会被完全超越,我根本也没实在有什么是特地为传统或者特地为互联网媒体做到的,做到产品总有一天只有一件事情,就是作好的产品和好的项目,如果未能被普遍的采纳,有可能因为你的产品没有作好。 孙学:这个问题没适当问90后了,因为90后就是争议本身。今天是关于商业创新的论坛,刚才只不过讲的都是一些内容,不管是综艺还是电视剧。内容当然十分最重要,生态却有可能更加最重要,就是说从它的创作、制作、发售到传播,整个一条线。只不过在这个里头我实在想要讲出大家对于现状是怎么看的?因为我是做广告的,在今天还有一个奖项鼓舞一下大家,我建议组委会应当成立类似于的这样一些奖项来鼓舞我们的内容创作,这个蕴育内容的生态环境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蒋劲夫:我是抱着自学的心态来的。 华少:蒋劲夫他是我们很多创作生态的时候追赶的人选,我们大家都期望像他这样的有机会转入到我们的内容当中。因为跟你谈内容的人,经常都会不告诉他我们,但是他们都会告诉他像蒋劲夫这样的人,因为不会有很多人去找他,期望他来参与。 行业的认同可以孕育出原创内容生长 孙学:一个好的内容最后要生根幼苗,不只是逗留在一个原本的地方,从创作、制作、发售到传播都必需是要为这个原创内容服务的。这样才能有助它的最后的开花,所以我不告诉在这块是不是一些适当的生态环境? 华少:虽然我很忠心于原创,但是在原创的这条路上之后坚决不是一件尤其更容易的事。因为当我们去和播映平台、和电视台议案的时候听见你是原创的就要大打折扣,因为代表着没样片,没技术指导,这些都是艰难,就要花比别人多的多的时间和细节去劝说播映平台这是一个好东西,因为现在竞争很白热化,压力过于大。在邀参与者和招商的时候也不会面对某种程度的问题。招商时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原创的作品怎么植入?怎么解决问题广告的传播方案?以上所有的这些问题对于原创人来讲就必须花上更长的时间、打算更好的细节,要劝说播映方、客户、参与者重新加入到节目当中来。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原创团队,在这一点上耗的精力要大的多。 只不过电视综艺节目目前还是一个有点失望的时候,不告诉为什么谈到综艺节目,大家就实在打打闹闹、玩嘛,只不过无厘头是一件很坦率的事情,娱乐是一件很必须文化的事情,有幽默感是智慧的事情,必须设计一个有能力播映的电视节目是近于必须文化,必须对电视行业的艺术理解,必须大团队运作能力的事情,十分无以。 我们经常不会被实在,你们算什么编剧,我们做到那个《抵达吧爱情》的时候知道好几十次几十米浅的水,直升机两架,台风忽然来了,两个制片丢弃到水里,每个男人只剩一条浴巾裹着还之后拍电影,我们每天工作12—14个小时全程摄制,后期剪辑十分宽。 但是有一点较为好,我们现在原创节目收视率很高,市场十分接纳。我期望可以获得更加多所谓的市场、所谓的主流、所谓的媒体同行的认同,综艺节目、娱乐、真人秀要想要让你大笑是一件很艺术的事情,很难,我们不会尽全力,给一点点认同,原创就更加有力量去幼苗,这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孙学:我本来以为你们一挺更容易的,早已打算从商了,但是这样一听得下来我再考虑一下。 华少:是,我妈也实在我过得挺好。 孙学:好的东西总有一天不补人注目和参予,因为大家都有这样的心愿要去有机会跟好内容联合费伊好的效果。 现在我们想到另外一个视频,然后我们来听得两位的看法。 蜜蜂少女队宣传片: 孙学:这又是一个原创的东西。 华少:对。 孙学:请求两位给我们理解一下。 华少:夫长,我回答你一个事,美少女讨厌吗? 蒋劲夫:不俗。 华少:说道到美少女你不会想起什么? 蒋劲夫:小时候看完动画片,现在的一些韩国的女团之类的,或者是类似于像那样唱歌又唱歌较为有青春活力的。 华少:再行看看中国的。 蒋劲夫:葫芦娃里面的蛇。

华扬联众第八届金投赏国际创意节专场:出发吧,原创!

华少:还有别的吗?竟然想起蛇精了。 蒋劲夫:因为我看见样子说道是重新加入一个天团,我以为应当是一个类似于演艺团体的,如果这样去想要中国是不是这样的团体的话,说实话有可能目前没第一时间能反应到的。 华少:事实上我们可以想起的团体很多,还有日本的。 蒋劲夫:韩国仍然在做到的就是这个,他们有很多经验。 华少:这也是我们在原创的时候,经常不会留意的事情,就是期望它的可持续性发展,这是沦为现象级节目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定要有机会拷贝。刚大家看见的所谓的“蜜蜂少女队”,非常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不会子集还包括夫长在内的,当然是期望夫长可以加盟。 蒋劲夫:我又不是美少女。 华少:我们子集华人演艺圈当中我们指出伟大的和需要被我们子集到的主流巨星们,打造出一支确实归属于中国的,而且可以媲美亚洲的女子团体。这个女子团体叫“蜜蜂少女队”,出道时的人组也叫蜜蜂少女队,明年投票决定来的新人重新加入进来还是蜜蜂少女队,少女队不会大大发展壮大,但是节目名称和专辑名称总有一天保持一致, 16到20岁是指定的少女的年龄区间,重新加入这个团体到20岁以后毕业了,你可以自由选择在行业内单飞,或者返回长时间的生活当中。 最后谈一点点,就是这个节目是目前为止在演艺圈当中我实在最给定教导女生,最给定需要从艺能和艺德方向给与女生教导的一个“素人教导真人秀”,这是全新首创的一个新的模型。 孙学:谢谢华较少的共享,只不过这些东西我一挺想要私下里跟你闲谈一下的。 蒋劲夫:听得上去挺棒的,很创意。 孙学:这个东西从节目到最后生产量的东西基本都是原创的。 华少:完完全全原创,而且四个月可以跟很多女生待在一起,来不出。 孙学:这个话题得打住,因为一说到这个话题早已有人给我打电话了,估算是要加盟你的节目了。今天非常感谢80后的华较少跟90后的蒋劲夫一起参予我们的“原创之路,后会有期”的共享。期望大家反对原创,原创很不更容易,要比其他的来的更辛苦一些,也期望大家注目华扬联众之后持续的原创内容,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