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58367640

佘贤君:媒体的未来属于正经人2020-11-11 15:45

本文根据中央电视台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市场部主任佘贤君在“第九届中国传媒趋势论坛”上的讲话整理而出。按照心理学的研究,人类在解决问题温饱和存活问题以后,有两大苦恼,一个是对过去的愧疚,一个是对未来的忧虑。 一、见地内容也能更有注意力关于媒体的未来,不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在担忧碎片化,大家期望挤满尽量多的受众,更有尽量多的注意力。但是,随着媒体的多元化,注意力的较慢转换沦为人的习惯,也沦为我们十分无以对付的社会特征,因此媒体人都在想方设法一切办法更有注意力。

佘贤君:媒体的未来属于正经人

一些“不正经”的内容更容易引发大家的注目。自媒体人咪蒙,据传享有600万粉丝,公开发表的文章的点击量很多都在十万以上,有的甚至超过300万。从这些文章的标题来看,她使用了许多“不正经”的方式,她十分懂理解心理学的规律,擅长于把人们熟知的人和事,通过不熟知的方式展现出,从而引发大家的兴趣。一些尤其见地的人、见地的内容也不会受到大家的欢迎,由董卿主持人的《朗读者》和《中国诗词大会》十分疯狂,万人空巷,建构了收视率高峰。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收视率情况栏目名称全国测量仪中心城市收视率%市场份额%收视率%市场份额%十期平均值1.49 4.52 1.65 4.81 总决赛1.95 5.50 2.39 6.41 数据来源:CSM 二、电视沦为仅次于的对话平台对话是新媒体冲击传统媒体的十分最重要的一个点,一般都指出传统媒体是单向媒体,新媒体是对话媒体。荐个例子,从传统媒体回头出来的罗振宇尤其懂对话,每天早晨给你读60秒,恢复一个关键词,给你看一篇文章,然后你再行跟他对话,恢复一个关键词又看一篇文章,他做到得十分顺利,这是新媒体的对话。过去的两三年中,微博洗二维码、微信鼓红包、支付宝集福卡等春晚对话项目也让大家看见,传统媒体,特别是在是电视媒体对话的威力。在倒数三年负责管理春晚对话项目的过程中,我在各种场合公开发表了关于电视对话模式的观点,指出电视早已沦为仅次于的对话传播平台。对话广告让电视有了新的决心。也正是从央视春晚对话项目开始,全国的电视媒体争相展开对话,寻找了一条新的经营路线。这条路线就是我们的电视广告减少了一个类别,我在上一次演说中也谈到,我们的电视广告现在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软甚广、时段广告;第二类是植入式广告、内容广告;第三类是对话广告。这些年各个电视台的对话广告轰轰烈烈,大家也仍然说道电视是无法对话的媒体。所以,见地媒体对话一起,它的规模效益更大,更加有影响力。 三、过度娱乐之后的理性重返虚拟现实现在大家尤其欢迎,据ABI预计,全球VR市场到2021年将多达600亿美元,毫无疑问,虚拟现实的前景很好,但是这样的前景是不是我们人类所必须的呢?或者说是不是我们人类文化见地的发展方向呢?与虚拟现实涉及的一个话题就是全民娱乐,现在很多预测未来的专家都在说道,在工业革命时代,机器腊了体力活,在信息革命时代,人工智能腊了脑力活,现在人类只只剩娱乐这一件事情可以做到了。

佘贤君:媒体的未来属于正经人

当前的发展趋势也证明,更加多的人注目娱乐业,开始参予娱乐业的发展。七亿网民中有五亿是冲着娱乐来的,并且在娱乐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马化腾1500多个亿的产业中,有700多个亿来自于游戏。他们找到了人性的秘密,以科技的手段融合人性的秘密来赚。17世纪的英国医生,临床医学的奠基人,托马斯﹒悉登汉姆,他找到了鸦片十分好的功效,他说道“我不禁要大声赞颂最出色的上帝,这个万物的制造者,它给人类的困惑带给了舒适度的鸦片,无论是从它能掌控的疾病数量,还是从它能避免疾病的效率来看,没一种药物有鸦片那样的价值。”“没鸦片,医学将不过是个跛子。”我们告诉鸦片不会起到于大脑中枢神经,减少大脑多巴胺的获释,大麻了鸦片以后你不会找到别的活动都没意义。像我们今天的游戏一样,鸦片在当年造成了十分大的产业,道光年间,中国国库从7000万上升到1000万,就是因为鸦片,英国赚到了我们很多的银两。娱乐不会把我们带上向何方?再行给大家共享个案例: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加拿大两个心理学家做到了一个实验,把小老鼠放到实验室的箱子里,老鼠只要遇到一个机关,电击就不会性刺激他大脑里的伏隔核,黏液多巴胺,使老鼠感觉,老鼠找到这个秘密后,就大大地摸,以至于不管旁边敲着多美味的食物,这个老鼠都吃,它在不时地执着无聊,最后娱乐死。娱乐丧命说道的就是这个道理。娱乐过度性刺激我们的伏隔核,不会让叱于隔年核导致永久性损害,也就是今后你干什么都没有兴趣了,这是可怕的。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津巴多年轻时是一个“不正经”的人,他做到过一些不靠谱的实验,比如说哈佛大学的监狱实验。到了晚年以后,他开始反省,开始正经起来,研究娱乐对人导致的损害,最近他写出了本书叫《雄性衰败》,他找到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美国的年轻人玩游戏了电子游戏以后,讨厌上了虚拟世界社会,连爱情都想讲了,在日本也有类似于的情况,他指出这个问题不会对人类的未来产生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这解释,过度娱乐虽然给我们带给金钱,带给粉丝,带给流量,但它给我们带给一个有一点情绪的未来,不是一个见地的发展方向。没比《新闻联播》更加见地的节目了,我们也从数据上看见了时代的重返,《新闻联播》的收视率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在下降,而且今年第一季度还在下降,第一季度《新闻联播》的收视率比去年又下跌了5%,超过了9.29%,看见这些数据,我尤其高兴,见地的人,见地的媒体,正在做到未来的方向。经历过非理性的可怕之后,为了将来发展,人们不会成熟期一起,理性重返。此时,见地的,主流的媒体内容必定不会更加热门。这种重返早已经常出现,见地的媒体必须见地的人,媒体的未来归属于正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