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58367640

工程院院士贺克斌:我们真正要减的是排放量,而不是错峰生产企业数量2020-09-29 15:45

11月1-4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再次发生中-重度污染,PM2.5浓度急速下降;11月12-15日,39个城市纳响重污染警报,PM2.5小时浓度最低约289微克/立方米;11月23-26日,河北、山东、山西等北方多地再次陷于橙色警报……转入采暖季,轻污染天气经常出现的频率与污染程度双双减少,雾霾屡屡杀下“回马枪”,公众对大气污染管理的批评随之四起。污染多次声浪,已实行的管理措施效果到底有多大?投放大量财力、精力,空气质量为何仍不尽如人意?采暖期间,污染掌控知道那么无以吗?带着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暂未构建显然转变 但污染等级有数上升中国能源报:今年以来,一系列管理措施屡屡实施,清领霾力度持续增大。可是到了采暖季,污染或许没减低? 贺克斌:实质上,不仅是老百姓明确提出疑惑,就连部分地区的市委书记、市长也在问,按照拒绝管理了两三年,怎么一到冬天还是这样? 我常常不会打这样一个比方――家里孩子发烧41摄氏度,大夫让孩子打针、出院。于隔年段时间再测,你找到温度降至39摄氏度了,尽管摸起来还是很毛巾,但你更加坚信温度计的测量结果,所以会说道大夫进的方子不对。同理,在辨别大气污染管理效益时,我们更加不应坚信科学数据,而不是目测。

工程院院士贺克斌:我们真正要减的是排放量,而不是错峰生产企业数量

根据空气质量,污染可分成轻度、中度、重度及相当严重四个等级。以近期再次发生的一次轻污染天气为事例,期间有12个城市经常出现重度污染,没一例相当严重污染。而去年冬季在类似于气象条件下,北方有40多个城市超过重度污染,34个城市经常出现相当严重污染。此外,前者持续的时间也比去年同期大大缩短。这些都解释,污染等级早已减少,污染症状也有所减低,空气质量相反好的方向发展。只是目前只能靠肉眼感官,无法分辨“重度”与“相当严重”污染的区别,因此看上去污染或许没减低。最少减少两个等级,我们才确实“看见”变化。中国能源报:冬季采暖对雾霾的贡献到底还有多少?贺克斌:在非采暖季,工业废气作为仅次于污染源,对PM2.5的贡献大约占到45%,来自民用源的废气将近30%。一旦转入采暖季,吃饭、供暖等民用废气一下就上去了,对大气污染对贡献相似50%,工业源则降到30%以下。综合气象条件,天上的蔓延能力平均值减少30%,地上的废气总量平均值减少30%,两个“30%”联合导致采暖季污染。目前的废气虽有增加,两个“30%”排序却未转变。也就是说,大气污染管理预想超过显然改变的程度。火电管理基本“毕业” 潜力在于“一动结构” 中国能源报:在已采行种种措施的基础上,下一步如何挖出排放量潜力? 贺克斌:统计资料表明,过去5年,我国PM2.5浓度的降幅多达30%,超额完成大气管理任务。特别是在在“尾部管理”方面,动作最多、贡献仅次于,贡献名列二、三位的分别是能源结构、产业结构调整。 在此基础上,尾部管理的剩下排放量空间比较受限。例如大型火电厂管理,我指出就基本“毕业”了。它的常规污染物废气已降到世界低于,未来再行上什么装置、再行展开大幅度排放量的意义并不大。下一步重点不应移往到非电领域,某种程度是用煤大户,构建非电行业超低废气是潜力所在。 但我们也要看见,非电行业的排放量潜力某种程度有下限。要之后构建深层管理,就到了被迫“一动结构”的时候,也就是产业、能源、交通及用地结构调整。 以能源结构为事例,为何要展开调整?已采行的“杂乱污”企业管理等尾部管理方式,目前仍不存在声浪有可能,为避免企业偷偷地废气,涉及部门还须要设施适当的监管措施。而能源结构一旦调整,企业用能就不可逆转,废气情况随之转变,未来大自然会再行经常出现偷走名列为,这才是显然。中国能源报:随着四大结构逐步优化调整,大气污染管理的拐点何时来临?贺克斌:我们首先须要具体“拐点”的概念,它既还包括污染天数,也还包括污染程度的改变。若以PM2.5废气情况作为参考,我指出2013年之后早已步入第一个管理拐点。我国PM2.5废气浓度,已由过去是欧美国家的10倍左右降到2-5倍,主要城市的PM2.5浓度也仍然之后下降。但要确实避免人民群众对轻污染天气的印象,有可能之前2025年左右。“蓝天”与“低碳”目标 可实现协同共赢 中国能源报:为更进一步提高管理效率,有哪些有一点汲取的教训?贺克斌:无论采行哪种管理措施,从设计到实施行动之间的距离、优惠就越小,效果就就越有确保。以目前争议较小的“错峰生产”为事例,选哪些行业、停车哪些企业、错峰时间多久等,都是经过一番深入研究,而非图繁华。但为何还有人明确提出批评?关键在于,我们确实要减的是排放量,而不是错峰生产的企业数量。 以前就曾再次发生部分地区把僵尸企业报上来展开“错峰”的情况,相等于做虚账。最后结果就是,“天上”会给你报酬。再行以天津为事例,去年冬季,全市错峰生产的企业为300多个,今年却只有100多个。企业数量增加,并不意味著排放量力度弱化,而是在总结前期工程的基础上,错峰生产更加有经验,效率也更高了。中国能源报:还有哪些过去曾被忽视的焦点? 贺克斌:在给蓝天“添彩”的同时,我们也要留意不给气候“添乱”。一位美国科学家曾撰文认为,2000-2005年,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在快速增长,但全球温度并没下降,原因就是中国废气大量二氧化硫,构成具备降温起到的硫酸盐。中国从2005年起大幅度展开总量掌控,造成原本起降温起到的颗粒物较少了,全球因此加剧。 实质上,这个众说纷纭只对了一半。因为在颗粒物中,也所含一种造成温度增高的物质――黑碳,比如柴油车废气的黑烟中就不含这类物质。于是以因我们做到了大量管理工作,才让造成全球温度增高的黑碳颗粒才变低了。 这种众说纷纭虽然不科学,却也警告我们,实行洗手空气行动的同时要顾及气候影响,确保“蓝天”的同时也要均衡气候变化的因素。而早在10年前,我国就已不具备这种能力。产业、能源、交通及用地结构调整,才是也是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主要方向所在,蓝天与低碳可以构建共赢。